您好,请选择问题分类进行咨询。
联系电话
010-64938082
首页 > 千秋书院 > 历史长廊
浏览:220次发布时间 : 2017-06-28张玉凤回忆毛主席晚年选接班人内幕,真相惊人!
据透露,张玉凤向中共中央提供了她个人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资料以及部分档案资料,暴露了若干重要历史事件的真象。

据张玉凤称:这些谈话记录资料,在毛泽东逝世后,是交给警卫组长保存的,直至二OO二年十月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才要回来自己保存的。张声称:当初将这些资料转移,是怕江青、汪东兴要拿走。以下便是张玉凤亲身经历的一些重要情况片段。

林彪事件后的毛泽东:

林彪事件后,毛主席患有高血压症、狂躁症,常常摔东西、撕文件、骂人。他经常失眠,睡梦中惊叫"亲密战友、接班人、副统帅、永远健康"等。

这时,毛主席对其他老帅和老将军的疑心加深。他点了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等的名,还定下了老帅、将军可以出来挂个职,但不准带兵的决定。

毛主席多次把周总理请来,重覆地问:"我周围还有没有亲密战友式的人物?"总理总是照例地说:"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热爱毛主席、保卫毛主席,捍卫主席思想,紧跟主席干革命!"

毛主席也总是会重覆反问:"是真心吗?我看不是。(对)亲密战友,我,你,都没有发觉嘛!我整了不少人,他们会保卫我,你信吗?"

然后,毛主席会仰头哈哈大笑,发著呆。

七二年国庆节前夕,毛主席在中南海宴请近三十名老帅、老将军。主席要我做些记录,要汪东兴也参加。主席开场白说:"我们之间是战友加同志,有误会,有争议,也有伤害过,那请多多包涵!我的亲密战友(指林彪)不告而别,今天还是百思不解......"。

关于六六年毛致江青信的真伪:

席间,有老帅、将军赞主席英明、洞察一切,早在wen ge初期给江青的信,已对林彪有防备,看出了林彪有野心,是阴谋家等。

主席听后,摇摇手,插话:"我不是神,不是神。能洞察一切,那就交不上最亲密的战友了!我劝(你们)不要信这封信!"

宴请结束后,汪东兴下令.在记录上把这段话全部取消,说:"这是主席的伟大胸怀和品质。如果扩散出去,会给阶级敌人,帝、修、反作反面宣传。"

张玉凤回忆说:主席曾多次谈到一九六六年七月八日给江青信中内容,问过总理、汪东兴、江青、张春桥关于党内外的反应和议论。这些人的回答都是千篇一律地说:"主席英明、伟大,洞察一切,顾全大局,让林彪有个(暴露的)过程"等。主席听后,总是哈哈大笑,还问过总理:"你也信吗?"总理听后也不知如何回答。主席接著说一句:"你不了解,但是你明白。"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主席生日,亲自点将,邀请了康生、江青、张春桥、汪东兴、张玉凤。在晚餐前,主席又提及一九六六年七月八日给江青信中的内容。主席说:"康老,还有春桥,在信中做了文章。动机、目的,我理解。不打招呼,作为文件下达,世人皆知,是主动还是被动,难下结论,总而言之,会成个谜。我不信,总理,还有一些老帅,会被『谜』迷倒。"主席又说:"这件事,我是很违心接受的。"

当进晚餐时,主席临时又通知:请总理、叶帅、陈锡联将军、吴德也参加。

张玉凤说:后来,主席、汪东兴告知,我才清楚:一九六六年七月八日主席给江青的信,是康生出的主意,张春桥和江青研究后写成的。

关于邓小平复出和周恩来逝世:

张玉凤回忆:邓小平当年复出,毛主席是迟疑不决的,问了叶剑英、李先念,他们很赞成;问了汪东兴、江青、张春桥,他们很反对;问了华国锋、纪登奎、陈锡联,他们都表示:"主席定论"。

主席就召见江青、张春桥、华国锋、陈锡联、汪东兴,说:「总理病不轻,我很着急,他催得我好紧。我不至立即去见马克思,谅他(指邓小平)不敢翻案。今天就定论:请第二号走资派出来,不要太固执。(如果)春桥出来主持工作,老帅、将军不会服,今天在座的也不会服,你(指江青)也不会真服。」

七六年一月,周总理逝世。当时有四十名老帅、将军给主席写信,要求和盼望主席能出席追悼会,哪怕到场一下。主席看了信后,说:「老帅、老将军对总理爱得很深,是为总理委屈、抱不平,是在借题促我反思搞文化大革命。」

宋庆龄也给主席来信,也要求主席能出席周总理的追悼会,体现国家、人民、党的团结,主席健在。主席请汪东兴代覆宋庆龄,内容称:文化大革命已经十年,问题还是丛生,并说:「自己也快走了!」

七六年「天安门广场事件」后的毛泽东:

张玉凤回忆:七六年清明节天安门广场事件后,主席病情恶化,但头脑、思维还是很清晰的。他多次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汪东兴和我(张玉凤),商议身后的党政军领导班子。


主席曾当着汪东兴的面说:「我对你只能信任一半。我死后,你会有野心!」汪东兴听后,即跪著向主席发誓,主席才又说:「是我错责你了。」

主席对天安门广场事件是作了多次评价的,他说:「是炮打我,是对总理的缅怀,是对江、张的声讨,是对翻案主帅下台抱不平,总之要推倒文化大革命。」

主席常在沉思回忆战争年代的生活和已逝、牺牲的战友时,感到凄凉。主席常把毛远新、我(张玉凤)叫到身边,说:「小毛(远新)、小张(玉凤),我能交得了心。我死后,可能不出一年,长了不出三、四年,会有翻天覆地。民心、军心,我看不在(我们)这边。你们要信!」对此,毛远新也有记录资料。

张玉凤回忆:主席从(七六年)四月至七月中旬,思维还正常时,多次就身后党政军领导班子圈划,但未有定论,忧虑政局会有剧变。主席是圈了、提了五个人名:

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

对此,毛远新和张玉凤,都有记录资料。

张玉凤又提供:主席在七六年七月十五日,曾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她本人(张玉凤),提出毛后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单,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作记录。名单顺序为:

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江青听后,要主席再重覆一次,并问:洪文、春桥呢?

主席当即指着江青说:「你好幼稚!」举手往左右方各斩一刀,说:「老帅,王(洪文)、张(春桥)都不进!」

(注:毛泽东最后提出的两个名单,把毛远新列在首位,不让王洪文、张春桥进常委,明显是要拆散“四人帮”,削弱江青的势力,让江青老老实实辅佐准太子毛远新“继位”。江青有野心,有主见,不听毛泽东的,坚持要自己当“女皇”。[9]

粉碎“四人帮”前夕,军内流传周勃的故事,巧妙利用毛泽东对许世友的谈话,大造反对后党—指江青的舆论。)

张玉凤还交代:打倒四人帮后,汪东兴曾以党中央的名义,命令张玉凤将此记录交出,并不准对外透露主席对中央领导的评价。张玉凤声称:该记录已毁掉了。

毛对华国锋接班人批条的真相:

张玉凤还澄清了盛传毛泽东对华国锋为接班人批条的真相。张回忆说:七六年五月初,华国锋向主席汇报工作时,表示:力不从心,政治局会议都吵得没法取得共识,连进口五万吨糖,都要拖上一个月的争议。主席就劝导说:「慢慢来,不要着急!」这句话是汪东兴记录的。



有关「你办事,我放心」的批条,张玉凤说:我没听到,也没有记忆,那是汪东兴在打倒四人帮后,来向我「核实」的。汪要我认真回忆,说:这是政治大问题,对我是一次政治立场的考验,他还拿出据说是主席亲笔写的条子,要我确认。

然而张玉凤此次在回忆材料中证实:从七六年四月十日后,主席就没有用笔写过字。

关于选接班人的问题,毛主席曾多次跟我说:为此事伤透脑筋,林彪是他选的,王洪文是他选的,都不行呵!

有一次,我问主席,总理这么好,你怎么不选总理当接班人?

主席伸出手掌做了一个砍刀的动作。

那些天,主席醒来也不先听文件了,总是在扳手指头,考虑问题,还不时问我政治局同志的名字,我就一个一个地报出当时政治局委员的名字。

 一月中旬,毛远新来见主席。他问主席,对总理的人选有什么考虑?主席想了一下说:要告诉王洪文、张春桥让一下。然后,主席就又扳着手指数政治局委员的名字,最后说:还是华国锋比较好些。毛远新点头说是。就这样,主席提议华国锋任代总理,主持政治局工作。毛远新说:好!选得好!主席也显得很高兴。

毛远新出来时对我说:幸亏他先去了,(指周总理去世)主席自己把接班人选好了。这是大事。

后来,毛远新又来向主席汇报说:他把主席的指示向王洪文、张春桥传达了。王洪文表示同意主席的安排,张春桥则没有什么表示。在政治局传达时,大家都认为主席看人看得准,选得好。主席听了毛远新的汇报,很高兴。后来,江青也打电话来,让我们报告主席说:华国锋这个人,主席选得好,他两边意见都能听,她对主席的这项决定很满意。汪东兴也特意来见主席说:"主席选华国锋同志选的(得)实在好,我举双手赞成!此项决定,大家都很满意。你要吃好、睡好,其它事,我们来办。"主席听后,非常兴奋,说:华国锋不但有地方工作的经验,省委工作的经验,有中央工作的经验。

一九七六年四月三十日,午后,毛主席接见正在北京访问的新西兰总理马尔登。华国锋同志陪见。接见后,华国锋对主席说:"我把外宾送上车,还来向主席谈几件事,主席说:“好”,不多会,华国锋返回来同主席谈话,我也在场。华国锋对主席说:"最近我处理了几件事,现在有几个省发生一些问题,我已同政治局的同志研究,作了处理,签发了中央文件,形势正在好转。国际上也有些事。我经验不多,有事多同政治局的同志商量,看主席有什么意见,主席说:国际上的事,大局已定,问题不大;国内的事,要注意。

当时,主席说话已经讲不清楚了,华国锋同志听不明白,我就把上面的话重复了一遍。随后,主席又讲了一句,我也听不清楚。主席就要纸和笔,我扶着他,主席就在纸上写道: “慢慢来,不要招(着)急”"照过去方针办。你办事,我放心!"

当时,主席写这三句话是答复华国锋同志汇报的几个问题的意见。后来传说,“照过去方针办”是"临终嘱咐","你办事、我放心"是指定接班人,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其实,类似的话主席不止一次地当面对周总理、邓小平同志也说过,例如:小平同志推荐赵紫阳、万里同志担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铁道部长时,主席也十分赞扬,说:"很好。你办事,我放心。
关于千秋业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2007 - 2012版权所有 © 北京千秋业教育顾问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慧忠路3号院亚奥观典B座2502室 邮编:100101
联系电话:8610-64938082 传真:010-64938079 E-mail:qec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