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选择问题分类进行咨询。
联系电话
010-64938082
首页 > 千秋书院 > 品茶小轩
浏览:749次发布时间 : 2017-11-15当身份不再由工作定义
近日,《展望》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呼吁停止用工作来定义我们的身份,因为随着科技演进,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我们所做的工作。有趣的是,研究发现,这个问题对于男性而言更为迫切。

文章指出,人们在什么构成工作和工作的价值问题上总是抱有强烈性别色彩的观点。英国一所独立机构的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总体而言,男性在失业后生活满意度的下降程度高于女性。



这项研究还收集了参与调查者对诸如“如果母亲工作学前儿童很可能受苦”、“丈夫和妻子都应该为家庭收入做贡献”和“丈夫的职责是赚钱,妻子的职责是照看家庭”等问题的看法,从而测试其对于性别、工作和家庭的看法。结果显示,男性对性别角色的态度对其失业后的生活满意度没有影响;倾向于平等主义观点的女性(尤其是身为母亲或是异性恋关系中的女性)在失业后生活满意度的下降更为剧烈,而倾向于传统主义观点的女性在失业后生活满意度有小幅上升。此外,有强烈工作认同的男性失业后生活满意度的降低较少,但工作认同对持平等主义或传统主义观点的女性失业后的生活满意度均无正面影响。


这些发现表明,一些男性即使在失业情况下仍然保持了工作认同,失业在家时也不会受到打击,只是等着工作再次降临。而对相信性别平等的女性而言,失业意味着身份危机。


家在传统上是女性被期待提供无偿生育和情感劳动以维系家庭和为其他家庭成员服务的空间。英国国家统计局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男性比女性想有更多的休闲时间,而女性更可能进行诸如照顾孩子、照顾成人、志愿活动、烹饪、打扫、DIY、洗衣服等无偿工作。然而,随着技术侵入,出现了从制造业向服务业等转向,照护行业的职位不断增加,人际交往能力和智力工作的需求量(如果不是价值)增加,未来的工作看起来越来越女性化。


在美国,制造业等传统男性领域中低收入、低技能要求的工作机会减少,而在照护、家庭支持、医疗健康行业中的低收入工作却在增加。英国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也就是说,问题不在于机器人会夺走所有工作岗位,而是未来的很多工作会对男性传统的自我认知造成挑战,并且会需要社会期望迫使女性掌握的那些技能。即使是持平等主义观点的男性也并不总是愿意做那些被认为女性化的工作,而持平等主义观点的女性则害怕“回归家庭”可能覆盖整个事业。一场围绕关于身份与工作的性别假设的革命才刚刚开始。
关于千秋业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2007 - 2012版权所有 © 北京千秋业教育顾问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慧忠路3号院亚奥观典B座2502室 邮编:100101
联系电话:8610-64938082 传真:010-64938079 E-mail:qecbgs@163.com